闲窥石镜的博客
喝两杯小酒 发几句牢骚
http://panziqian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写给秋其

2017-01-18 09:32:0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35 次 | 评论 0 条

写给秋其

秋其:  

你好!

很快意地读完了你前几天发给我的《元人山水》,也用心地拜读了你的朋友(恕我不知其姓名)谈读你文章的感想文字。

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你的文字了,心中有一种淡淡的失落。虽然我知道你肯定是在潜心品味、忘情拼码,但正如一个肉食动物一天不闻腥膻就浑身不自在、一个酒鬼一顿不闻酒香就坐卧不安一样,一个还算喜欢读点书的人(自吹),没有熟悉且能够让我觉得开心的文字(这与我见识少有关,我不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阅读者),我总觉得生活很是单调,白水般淡然寡味。于是,不时翻看你给我的一些旧文,或去久远的宋唐甚至汉先秦去寻访不曾谋面的故交,或干脆就看太阳东升西落,听山风扫过林梢窗缝,或一个人在林间小径踽踽独行,细味落寞。早些时候的一位评论家评说你的文字,我觉得他读你的文章很透,看得很清楚,评得有深度;今天的这一位你的相知的评说也非常给力,她从女性的角度研读你和你的文字,给了我不同的感官提升和思索意向的拓展。女性评文,原先不大喜欢,总以为她们不能够大开大阖,又过于纠缠于细枝末节。殊不知这一回的《秋其》,让我五体投地、眼界大开。除了佩服,我“尊口”免开。

 与庐山结缘的才子佳人,从古至今不可胜数。但就算生在山南的陶潜、长居山西的慧远、隐在山北的李白,或客居山中的赛珍珠,有多少人又能够真正潜心宝山,亲之浸之、润之融之,从而陶之铸之、琢之磨之,进而歌之咏之?他们之中,五柳漱石枕流,理秽种豆,本来匡山会在他那儿大放异彩,但他的心思每每脱不开与山外他极度拒绝的世界牵牵连连;慧远心在佛国,蓊郁参天的山林只做了他青灯古经、悲世渡生的依托;青莲隐在其中,差不多要成就人山神交的旷世伟业,但天生我才、兼济天下的不世豪情,使得对权势的过多倾注侵消转移了他神采飞扬的人类心灵与自然的诗意碰撞;赛珍珠呢,这个异国他乡的女子,虽然身居山中多年,但思想文化风俗理念的迥异,又让她对这座已浸透了东方的思维意识的大山的理解,始终意在皮毛……之前之中之后,与庐山有一面之缘的颖慧敏达的人多的是,他们或餐山花或啜雾露,或挥洒云瀑或把玩泉月,但因为始终只是庐山生命中的过客,不能妻山子水,不能放归魂灵,不能人山合一,所以,大多数人,可以留下些所谓千古奇丽文字,但也只不过是依了中国人的惯例,偶拾片羽、恭迎奉制,与庐山山借人传、人因山名罢了,又有几人真能看得全省得透道得深庐山真面目?庐山和其他名山秀水一样,是一本厚重且容量无限的书,千百年来没人能读懂,也不可能完全把它读懂。聪慧如他们者不能,我辈更不用多说。唯一值得荣幸的是,我也像宝玉的前世——女神随弃的一块沾了泥污的顽石,做了这宝山的一份子。

你来庐山时日不长,但你已然庐山的一草一花,自然地点缀着庐山的山水云树亭阁别墅,那么本色,仿佛天成。在这浮躁逐利的时代,你如老僧如定,看云卷云舒。你将朴实无华的山间生活,秘制成风味卓然的山肴野蔌,酿成香甜淳洌的秋其家醅,端在每一位不知名的读者面前。这要真切的情怀,也要独特的悟性,还要一份超然的简约和从容。你的少女时代的追寻,自然且人文的庐山给了你最好的回馈。从野趣自然的大山走进历史文化的大山,你将你积淀深厚从未丢失的童真和略带世俗但还算天真的山间小镇无缝对接,仿佛山涧间的风云际会,刹那间凝固成一道风景,又变幻为山间气息,聚起,消散,没有一丝痕迹,仿佛日升月落、鸟鸣泉流。这是以前千百次传说的人与自然的交融的最好诠释,却又是一种匪夷所思的独特的魅人传说,恰如亨利·梭罗的素身沉浸在爱默生的瓦尔登湖畔。所以我知道,你端出来的文字,在别人的脑海里无法揣想,在别人的纸上也无法流出。好比山间的泉流,不知其所贮存,涓然潺潺不穷。那是一种出世的清纯朴厚,自然旷放,又淡泊沁心;口鼻生香,又韵味悠长。没有脱尘的心,哪有出世的文呢?很多时候,我冥顽不化的头脑总想:面对一朵花,一棵树,一块石,一涧流,一只鸟,一片云,你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话说?

你来庐山不久,我就开始读你的文;我的夫人也总在“庐山户外”搜寻你的文字;今年暑期,我把你赠我的书推荐给了我的女儿,她看了也直说好。我们都不是合格的读者,但我们都喜欢性灵的文字。山野之人,自然喜爱长在山野田地里的白菜萝卜的爽口甘美,那是不沾染污淖酸腐的清水芙蓉,是《边城》里水边风中长大的翠翠,让人忍不住就吟唱清澈如水的西洲梦曲。也许这也是一种匪夷所思的缘分,正如你和你的许多粉丝的文字缘。现在,我正坐在窗前案头,夜已经很深。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你的模样来:直率地谈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有些忸怩地诉说自己来日的理想;轻声安慰身旁不太安静的孩子;微眯的眼角流露出对生活的渴望和满足;然后粲然一笑,牵着孩子,飘然而去。我知道,这一转身,又将会有许许多多山里人生的独特品味的文字在你的心中涌动、流出,如春季山间野樱的盛开,洋洋洒洒、清香沁脾。

我不是一个弄文字的人,但我喜欢看别人怎样把奇妙的文字编缀得如花似玉、缥缥缈缈。当今的文坛我不喜欢。所以,和前面提到的一样,我还是常常退回从前,或是走进异邦,用那些过往的文字,填充我内心的苍白。我总想:在这焦躁势利得令人晕眩恶心的时代,有你似的宁静纯真,真是这异世的一大幸事;如你的友人的宁静倾听,又是这伪世的一大幸事。一抚琴,一品韵,用诚挚相契的冰玉之心撇开世俗浑浊的浮渣沉滓,留一片干净的天空给不识人生为何物的芸芸众生,这是难得的忘我和悲天悯人的今世异象。看你们的交往,恰如宝玉眼里大观园中几个意趣天成的水做的骨肉的结社玩诗,吟着,品着,互相谈论着,然后回到自己的院落,将无法较真的生活过得平平仄仄。凝视着你的这本《轻呢》和我的邮箱里你转来的诸多文字以及《秋其》一文,自以为冷心冷眼观世的我,只能用下面的几句文字表达我对你和你的这位知音的温暖的敬意:

     情才满腹气高华,幻字流珠云不遮。

谁道冬寒春尚远?江南早有并枝花!

                        二0一七年一月十六日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动” ——我的年度汉字      下一篇 >> 毛衣破了个洞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闲窥石镜

味无味处求吾乐, 材不材间过此生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